首页 > 小说资讯 > 顾莞宁萧诩抖音寻找失落的爱情小说免费阅读

顾莞宁萧诩抖音寻找失落的爱情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7-21 15:40
顾莞宁萧诩抖音

顾莞宁萧诩抖音

《顾莞宁萧诩抖音》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寻找失落的爱情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寻找失落的爱情写的《顾莞宁萧诩抖音》,刻画了精彩内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精彩章节

“好!说得好!”太夫人听的热血澎湃,激动不已:“这才是我顾家的女儿!有傲气,有傲骨!你父亲九泉之下有知,也一定以你为傲。”

提起死去的儿子顾湛,太夫人既骄傲又心酸,眼中闪过一丝水光。

顾莞宁放柔了神情,看向太夫人:“祖母,我一直以自己是顾家女儿为傲。”

“好孩子!”太夫人握着顾莞宁的手,语气里有一丝淡淡的遗憾:“你若身成男儿身该有多好。”

顾家儿郎,满眼看去,竟没一个能及得上当年的顾湛,就是比起顾淙顾海也多有不及。

现在看来,顾家的儿郎们,竟不如一个十三岁的闺阁少女有风骨有傲气!

顾莞宁挑了挑眉,傲然一笑:“我虽是女儿身,也不会弱于任何男子。”

前世那个执掌朝政数年杀伐果决的顾太后,瞬间回来了。气势威压迅速弥散,让人不自觉地生出诚服敬畏。

就连老于世故的太夫人,也被震慑了一下。眼底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是啊!

顾家有儿郎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顾家的女子要撑起内宅后院和各府来往打交道。定北侯府的荣耀,从来都不是只属于男子的。

太夫人含笑看着顾莞宁,张口道:“宁姐儿,你想做什么只管放手去做。有祖母在,谁也阻挠不了你。”

沈氏面色一变:“婆婆……”

“你暂且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和你母亲说。”太夫人冲顾莞宁温和地一笑。

顾莞宁应了声是,对着太夫人和沈氏各自行了一礼,翩然退下。

……

沈氏看着顾莞宁翩然离去的身影,心血翻涌,目光沉沉,面色难看。

太夫人瞄了沈氏一眼,顿时收敛了平日的温和,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凛冽。

“沈氏,我特意支开宁姐儿,是为了给你这个当娘的留几分颜面。”太夫人冷冷说道:“今日的事,就此作罢,以后无需再提。”

这么多年来,太夫人对沈氏这个儿媳还算满意,像此刻这般冷言冷语的,几乎从未有过。

沈氏面色微微泛白,想低声应下,却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婆婆,我也是一心为莞宁着想,这才出言询问。没想到她竟出言顶撞,态度恶劣。她今年十三岁,再有两年及笄,年龄也不算小了。这样的脾气可要不得,应该好好管教才是……”

太夫人抬头看了过来。

眼神森冷,目光如电。

沈氏心里一寒,剩余的话生生地卡在嗓子眼里。

“你平日偏心言哥儿,对宁姐儿疏远淡漠,我这个老婆子眼未花耳未聋,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不过是顾着你的颜面,没有说穿罢了。”

太夫人紧紧地盯着沈氏,一字一顿:“你真以为我是老糊涂了不成?”

沈氏后背直冒冷汗,不敢和太夫人对视:“儿媳不敢。”

不敢?

太夫人扯了扯唇角,眼里毫无笑意:“今天只有我们婆媳两个,我倒要问问你,宁姐儿到底是哪里入不了你的眼?你这个亲娘,对她没有半分怜惜不说,反而处处挑刺找茬。要是让外人见了,指不定以为这是别人肚皮里生出来的。”

沈氏额上也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慌忙辩解:“婆婆误会儿媳了。莞宁是儿媳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怎么会不疼惜。”

“哦?”太夫人似笑非笑地扬起唇角:“平日里对她的衣食起居不闻不问,见了面冷冷淡淡,遇到任何事都挑她的不是。你就是这么疼惜她的?”

沈氏:“……”

沈氏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跪下请罪:“都是儿媳的不是。平日里对莞宁多有疏忽,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还请婆婆责罚!”

沈氏一张口就是“责任”,这哪是一个母亲应该有的态度口吻?

太夫人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太夫人没有说话,任由沈氏跪着。

沈氏垂着头,膝盖隐隐作痛,额上冷汗涔涔。

过了许久,太夫人才淡淡说道:“罢了,你起来吧!”

沈氏提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落回原位,老老实实地应了声是,然后起身恭敬地站在一旁。

太夫人不疾不徐的声音在沈氏耳边响起:“侯府内宅这一摊琐事,平日都由你打理。你又要照顾言哥儿的衣食起居,对宁姐儿偶有疏忽也是难免的。以后宁姐儿的事交给我,你也少操些心。”

这是在警告她,以后不准再刁难顾莞宁!

沈氏气短胸闷,神情僵硬:“都是儿媳不孝,婆婆这把年纪了,还要让婆婆操心。”

太夫人懒得和儿媳口舌较劲,挥挥手道:“今儿个说了半天话,我也乏了,你先回去!”

……

归兰院。

“……郑妈妈,我心里真苦。”

断断续续的抽噎声在屋子里响起。

在自小喂养自己长大的郑妈妈面前,沈氏没再端出定北侯夫人的架子,红着眼眶哭诉道:“我不过是数落莞宁那丫头几句。她不但不听我的,还出言顶撞。太夫人偏心莞宁,为了她竟罚我跪了半天,斥责一顿不说,还让我以后都别管莞宁的事。”

“我可是莞宁的亲娘。难道我还会害了她不成?”

“说到底,那个老东西根本就没真正把我当成一家人。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心里一直防着我呢!”

最后一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沈氏用帕子擦拭眼角的泪痕,美丽的脸孔阴沉而扭曲。

郑妈妈低声宽慰道:“天底下的婆婆大多都这样。说起来,这些年太夫人对夫人也算不错了。没抓着内宅不放,痛痛快快地将管家的权利给了夫人。侯爷去世三年,爵位给了大爷,这管家的事务还在夫人手里。”

沈氏冷笑一声,并不领情:“顾淙顾海都是庶子,顾湛才是她唯一的亲生儿子。她当然不想便宜了大房,自是要将管家的权利留在二房,可不是为了我。”

郑妈妈委婉地开解道:“话是这么说,不过,总是夫人得了面子和实惠。有太夫人撑腰,大房也翻不出风浪来。夫人若是和太夫人闹翻了,岂不是便宜了吴氏?”

“这道理我何尝不清楚。”

沈氏一脸忍辱负重的神情:“所以,今天这口闷气我只得忍下了。”

郑妈妈一手养大沈氏,对她的性子了如指掌,低声说道:“太夫人一日老过一日,还能活几年?这定北侯府,迟早是夫人的天下。将来……想出这口闷气,多的是机会。”

这句话可算是说到沈氏心坎里了。

沈氏神色稍缓。

郑妈妈顺势劝了下去:“小姐还小,不懂夫人的一片苦心。她既是想练武,夫人索性就由着她。等她吃过了苦头,自然就知道夫人对她的好了。”

提起顾莞宁,沈氏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张讥削又凛然的俏脸,脱口而出道:“真不知道,我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忤逆不孝的东西。”

说到忤逆长辈,沈氏当年做的事,可比顾莞宁“厉害”多了……

郑妈妈心里暗暗嘀咕着,口中当然不敢明言,笑着说道:“小姐是定北侯府唯一的嫡出姑娘,身份尊贵,有做王妃的姑母,嫡亲的表哥是齐王世子。性子矜傲些也是难免。”

想到这些,沈氏没什么喜色,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神色反而晦暗了几分。

郑妈妈略一思忖,便猜到了沈氏心情低落的缘故,不动神色地扯开话题:“算算日子,最多再有三四日,五爷和岚姑娘就要到京城了。这么多年,夫人还从未见过岚姑娘。岚姑娘今年十四了,不知生的什么模样,性情如何。”

提起素未谋面的侄女沈青岚,沈氏的神色立刻柔和了下来,轻轻说道:“五哥年轻时清俊无双,满腹诗书,才气出众。他的女儿,相貌性情自是不会差的。”

“是啊!”郑妈妈笑吟吟地附和:“奴婢想着,五爷擅琴棋书画,岚姑娘跟在五爷身边这么多年,一定是个才貌双全的美人。”

沈氏眉头舒展开来,忍不住想,岚姐儿会生得像五哥,还是……会像母亲多一些?

真想立刻就看到他们父女两个!

沉寂压抑了多年的心思,像野草一般在心头疯长。

沈氏心念一动,几乎无法克制自己,下意识地握住了郑妈妈的手,叹息着呢喃:“郑妈妈,我真的好想五哥,好想岚姐儿……”

郑妈妈面色微微一变,反手用力握紧了沈氏的手,急促地低语:“夫人,慎言!”

沈氏手掌一痛,神色恍惚。

“这些话,万万说不得。”

郑妈妈加重了音量,声音里满是警告:“就是想也得少想。这府中上下,多的是太夫人的耳目眼线。夫人一定要谨言慎行,绝不能流露出半点不对劲。”

沈氏终于回过神来。

想到刚才的失态,后背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懊恼不已,低声道:“郑妈妈说的是。刚才是我一时忘情失言,以后万万不会了。”

“夫人这些年受的苦,奴婢都看在眼里。”郑妈妈柔声安慰:“再等几天,五爷和岚姑娘来了,夫人就能日日都见到他们。也算苦尽甘来了。”

“日后……总会有办法,让夫人如愿以偿。”

沈氏轻轻嗯了一声,秋水般的明眸中闪过一丝水光,很快又隐没在眼底。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古代》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