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狼妃在上:王爷请克制戈怡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狼妃在上:王爷请克制戈怡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7-21 10:28
狼妃在上:王爷请克制

狼妃在上:王爷请克制

这本《狼妃在上:王爷请克制》小说,是由作者戈怡写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

作者:戈怡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这本《狼妃在上:王爷请克制》是由作者戈怡所写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内容:...

精彩章节

第3章

大越礼乐邦国,一国皇子大婚,按理说,更应该十里红妆。

但九皇子不受待见,容见霜这具身体的父亲荣阳侯又远在关外,因此各项流程都被精简了。

容见霜晕乎乎地上了花轿,手里紧紧攥着一个苹果。

她听着花轿外哒哒的马蹄声,心情忐忑而又雀跃。

那是澹台珉的马蹄声!

主人会记得她吗?

主人也重生了吗?

好想掀开帘子,将这些疑惑一股脑都倾泻出去。可惜上花轿前,初雨再三叮嘱她要守规矩。容见霜只能将这份心情藏在心底。

九皇子府,内外萧瑟,冷冷清清,丝毫没有大婚的喜庆。

容见霜的花轿跟在澹台珉的马后,从正门抬进了府,身后一个戏班子敲锣打鼓地吹奏了半个时辰,便算是九皇子娶了正妃。

帝都谁人不知,今日成亲的这两个倒霉蛋,都是被各自亲族所厌弃的。

是以,非但没人帮忙张罗,就连大红灯笼,都是容见霜进府以后,初雨边哭边亲手挂上去的。

“小姐,这九皇子也太怠慢您了!”

容见霜晕乎乎美滋滋地坐在婚床上,初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她哭诉。

“除了陛下派的礼官,竟没有一个来吃席的人。这府里也是,长史跟摆设一样,连个大红灯笼也不知道挂,这九皇子果真是个天煞星......”

“我觉得挺好。我盖着盖头,就算挂了灯笼,我不是也看不见吗?”

这种对澹台珉不满的话,容见霜一听就要炸毛。

这可是她心尖尖上的主人。

前世,她一出生,就因体弱被狼妈抛弃在了青海的冰天雪地里,是澹台珉救了她,喂了她新鲜的羊奶,亲手擦去了她眼上的污垢,让她睁开了眼睛。

这么温柔、这么体贴的男人,谁也不许说他不好。

等见了澹台珉,她告诉他自己是银雪,不知道澹台珉会有多惊喜呢!

容见霜规规矩矩地坐在婚床上,她饿的难受,**底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硌的她生疼。

可容见霜却一动不动,她心里记着出阁前梳头妈妈告诫她的话。

“大小姐千万记住,成亲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时刻。你要记住,九皇子回来之前,您不能吃饭,也不能自个儿掀盖头、乱走乱动。需得规规矩矩地,这样才能夫妻和睦,相伴一生。”

灯火飘摇,容见霜眼前忽然一亮。

她条件反射地抬头,一张昳丽俊秀的脸容映入她的眼帘。

容见霜顿时红了脸,有些晕晕乎乎。

是澹台珉!

主人年少时,竟是如此白净的美少年!

少年的眼角因疲累和不耐烦而微垂,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酒气。容见霜却唰地跳起来,搂住了少年的脖子。

“我好想你!”

澹台珉应付了天盛帝派来的礼官,心情并不好。

没料到,刚掀开盖头,

“腾”地一下,澹台珉的脸上如烧了一团火。

他条件反射地把美人儿丢下,转过身去,语气不悦。

“谁许你如此大胆。”

这女人,怎么回事?

容见霜撇了撇嘴,心里委屈。

这身子细皮嫩肉,**跌落到床上,震的发痛。

“我是银雪呀!”

她明眸里含着泪,一脸期待地看着澹台珉。

银雪......

澹台珉皱眉,他好像从不认识什么叫“银雪”的人。

容见霜愣了。

她怔怔地注视着眼前人的眉眼,心头却一阵阵地传来痛楚。

澹台珉没有重生。

那个跟她一起走南闯北、征战天下的男人,永远留在了冰凉的沧浪江水边。

澹台珉蹙了蹙眉,他不知道,为什么容见霜用这种痛苦酸涩的眼神看着他,就像是透过他的脸,在怀念另一个人。

“你在看什么?”

澹台珉捏住了容见霜的下巴。

娇嫩的肌肤传来一阵刺痛,容见霜连忙垂下眼,拭去眼角滚落的泪珠,强行憋出一个笑来。

“没什么。我还以为......没事,是我记错了。”

澹台珉面色冷淡地松了手,倒了一杯酒,自斟自饮。

他不在乎九皇子妃有什么过去。

都是弃子罢了。

容见霜呆呆地垂着头,心里像是有一万种情绪的波浪翻滚。

不是他。

可,又怎能说不是他?

哪怕只有她自己重生,这辈子,她也一定不会再让澹台珉遭受前世的苦难。

当年,是澹台珉亲手将小狼崽子养大。

现在,她再把幼齿版的澹台珉保护好,不就行了?

想通了这个关节,容见霜的心情稍好了一些。

她也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热酒下肚,容见霜晕晕乎乎地伸手,抱住了澹台珉的腰。

“松手。”

澹台珉吓了一跳,差点失手摔了酒杯。

腰间传来柔软的触感,他热意渐退的耳根,又开始发烫。

澹台珉不自然地掰着容见霜的手,容见霜却死不撒手。

她直勾勾地盯着澹台珉的脸,忽然笑了起来。

“原来你少年时,长的这么好看!”

十年后的澹台珉,在青海的风沙与血火中,被磨砺的有些粗糙,自然不如现在俊秀。

澹台珉的脸色却忽然一冷,他手上用了巧劲,将容见霜推开,冷淡地转过身。

“荣阳侯的嫡女,就是这般不知礼数?”

对于澹台珉而言,容见霜是个热情过度的陌生人,顶着“妻子”的名号,不由得他不心生警惕。

连续两次被澹台珉推开,心大如容见霜也有些不是滋味。

但她一想到,现在的自己对于澹台珉而言只是个陌生人,就大度地决定原谅他。

容见霜拍了拍身边的被子,笑嘻嘻地看着澹台珉:“不是受伤了吗?来抱抱吧。”

澹台珉僵立不动。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容见霜挠了挠头,尴尬地补救:“对不起,我好像又忘记咱俩刚认识了。”

要命!她怎么老犯错。

“谁告诉你的。”

澹台珉眸光暗沉。

肩胛却又传来刺痛感。

他确实受伤了,前日在猎场伴驾时,一头猛虎朝天盛帝扑去,他为天盛帝挡了一下,虎爪抓裂了他的肩骨。

天盛帝封锁了消息,正在彻查猎场之事,也并未派太医到九皇子府。

澹台珉受伤,应当是个机密。

容见霜小声开口:“我妹妹说的。”

妹妹?

澹台珉皱眉,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荣阳侯夫人,仙游公主。

当年仙游公主与荣阳侯的情事可谓是沸沸扬扬。

天盛帝的胞妹爱上了身为有妇之夫的荣阳侯,最后以荣阳侯夫人自尽、仙游公主成功续弦为终。

澹台珉对仙游公主并无好感。

命好罢了。

可换句话来,这里谁不比他命好?

澹台珉讥诮地勾了勾唇。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