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全本小说药香娘子医手遮天免费章节阅读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全本小说药香娘子医手遮天免费章节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7-20 08:37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

热门小说《药香娘子医手遮天》是作者开薪所撰写,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书中精彩内容:

作者:开薪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药香娘子医手遮天》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开薪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

精彩章节

窦瑜求之不得,怎么可能会嫌弃。

医者不自医。

连大夫给窦瑜把脉后,看着窦瑜欲言又止。

“娘子身子亏损的及其严重,而且暗伤好几处……”

连大夫没有隐瞒窦瑜的身体状况,一一详细告诉窦瑜。

窦瑜听了后,面色十分平静。

虽然是亏空的严重,但调理几年,好生养着,心态平和,也是能活过十几二十年。

到那时,小乖都已经长大,能独当一面,她就算是死,也算是无憾了。

“麻烦连大夫开个药方!”

连大夫开了药方,窦瑜看着,又稍微让连大夫改变一下药量。

连大夫直呼妙极。

连大夫激动的很,让韩婶跟他去拿药,让窦瑜好好休息,他改日再来探讨医术。

窦瑜是真的一点不想动了。

让小乖送连大夫、乌溪出去,身子一软,瘫在炕上。

“娘?”小乖吓的叫出声。

飞扑到炕上,拉着窦瑜的手就要哭。

“我没事,就是累了!”窦瑜连忙出声安慰。

这孩子没有一点安全感,整日提心吊胆。

韩婶很快回来,询问窦瑜明日一早煎药还是晚上就煎了服用后再睡?

“麻烦韩婶了!”

“应该的!”

韩婶想起乌溪的吩咐,让她务必伺候好窦娘子。

今夜是晚了,明日可能要让窦娘子住到客院去,到时候可不是窦娘子,要喊一声窦太太。

或者窦大夫。

窦瑜打着哈欠,等到韩婶煎了药端来,她服用后,喊住韩婶,让她想办法给自己兑换一锭银子。

窦瑜十分清楚,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寸步难行。

韩婶连连应下。

窦瑜才喊了早就撑不住的小乖睡觉。

“娘,炕好暖和!”

“被子也好暖和!”

“枕头好香!”

就是不说冻疮很痒,只挑好的说。

渐渐,小乖便沉睡过去。

窦瑜以为自己会很快睡着,但她睡不着,尽管身子累到极点。

扭头看着睡得香甜的小乖。

窦瑜想,她得调一点冻疮膏,然后带着小乖离开袁家。

袁家不能久留。

她需要一个契机,就算开口要走,也没人可以强行扣留她和小乖。

“哈!”窦瑜打了一个哈欠。

拉了被子盖住自己,闭上眼睛睡去。

这个时候,却有人睡不着。

连大夫还在激动跟袁坤讲这十几个跌打损伤酒的妙处。

袁坤自然也激动,就这壮阳药酒,跌打损伤药酒,只要泡制出来,他定可以赚个盆满钵满。

送走连大夫,才吩咐道,“乌溪!”

“爷?”

“你安排个离连大夫最近的院子给那对母子住,派两个人去伺候,再问她买一些别的方子!”袁坤吩咐道。

乌溪应下。

客院离连大夫的院子近,需要什么药材方便,也可以跟连大夫探讨医术。这样有本事的人,若是能留在府中,为己所用,顶好。

袁坤做梦都没想到,本想赚个几十两银子,竟捡了一个金疙瘩回来。

他独自高兴了一会,起身回房找妻子说这事。

戴润青一直等着丈夫,让人在小间温着鸡汤,等着他回来喝一碗,热乎乎的睡觉。

袁坤迈着大步进来,戴润青立即走到门口。

“你出来作甚?赶紧进去,莫被冷风吹到!”袁坤关心着,又忍不住对丫鬟吩咐道,“去给我准备两个小菜,再来壶酒,我跟太太喝一杯!”

戴润青见状,也知道袁坤定是遇上好事,忍不住笑着扑到他怀里,“你快说,是什么好事?”

少年夫妻,又算得上青梅竹马,袁坤在外头不是个好人,但回到戴润青身边,他却是一个情深意切的好丈夫。

“我今儿从城外带回来一对母子,那妇人会医术,卖了十几个跌打损伤的药酒配方给我,连大夫瞧了后夸赞不已。我寻思着,到时候请她给你瞧瞧!”

袁坤说到这里,眸色略显暗淡。

戴润青眸中的笑也瞬间被悲伤溢满,眼泪一下子溢满眼眶,“是我不好!”

“胡扯,我家太太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再没比你更好,更合我心意的了!”袁坤哄着戴润青。

他对戴润青是用了真情的。

戴润青怀不上孩子,也是因为早时候为了救他,伤了身,成亲七年,怀不上身孕。很多人都劝他纳妾,就是戴润青也红着眼流着泪让他去,怕人说她善妒。

他去了,看着娇羞怯嫩的女子,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种随随便便找个女人生几个孩子的心,在那瞬间荡然无存。

他几乎是奔回主院,远远就听到戴润青哭泣,她说,“我也舍不得,我也不愿意,可我有什么办法?我伤了身子不能有孕,我不能让他断了子嗣!”

那瞬间他如招雷击。

戴润青为什么会伤了身子?那是因为奋不顾身救他,在她心里,他比她自己都重。没有得到过父母疼爱的人,总会狠狠抓住那个真心待他,把他放在首位的人。

至此在外,他依旧是让人咬牙切齿、恨不得置之死地的袁家三爷,回到戴润青身边,也不过是一个抑郁不得志,想要个孩子,想要将袁家其他人踩在脚下,却苦无办法的废物。

也只有戴润青会拿他当宝,悉心呵护照顾。

戴润青想着的却是明日要去见一下窦瑜,看看能不能把身子调理起来。

本来是看到一点希望,但又想到她不知道看了多少大夫,吃了多少药,甚至还去过京城,托了人请御医看过,都没有结果。

心情不免低落。

袁坤温声细语去安慰她。

他都决定好,待到三十五还未有子嗣,就从族里选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养着。

他虽是袁家三爷,也是嫡子,但母亲是继室。上头两个兄长得父亲、祖父、祖母看重,还有外家照拂,以后分家,他能得到的东西有限。更别说那几个比他还不如的庶弟。

不过如今不一定了,只要他从那窦姓妇人手里多得几个药方,定能赚的盆满钵满。

袁坤心情好,也乐意哄着妻子,戴润青渐渐的也跟着他欢喜,仿佛看见了希望一般。

窦瑜这一觉睡的还算踏实,天还未亮,院子里就吵杂起来,她打了个哈欠,慢慢吞吞坐起身。

身子还是疼,不过吃了药好了许多。

扭头见小乖半个身子在被子外,她伸手给他拉上去,又去拿他的手,滚烫烫。

再去摸额头,也是滚烫。

小乖发热了。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古代》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