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如愿所爱秦卿谢晏深全文小说第38章免费阅读

如愿所爱秦卿谢晏深全文小说第38章免费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7-18 15:19
如愿所爱

如愿所爱

《如愿所爱》这本小说虽然一开始有点乱但是感情细腻剧情有趣,狗粮也很好吃,作者秦卿加油

作者:秦卿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如愿所爱小说(主角秦卿谢晏深)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精彩章节

许是病着的缘故,又或者是刚才的美梦太美。
眼下乍一看到谢晏深和秦茗亲吻的画面,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厌恶与恶心。
至此,便是一眼都不想看到谢晏深。
她恶心他,同样也恶心自己。
她的脸色瞧着似是比刚才又白了两分。
谢晏深将水杯放回去,有些话可说,但又觉得没必要说。见她闭上眼,他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
秦卿听见,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嘴唇用力了抿了抿。
不消片刻,便听到房门开启又关上,是人走了。
房内静谧,只听得秦卿同样冷哼一声。
须臾间,她睁开眼,眼圈微微泛红,眼底漫上来无法言说的哀痛。
谢晏深下楼,李彦淮在厅里捣腾茶具,见着他下来,倒是有些诧异,“要走?”
“嗯。”他用鼻子发出一个音节,面上没表情,显得有些严肃,双手插在裤兜里,垂着眼,径自离开。
一秒钟都没有停留。
李彦淮愣了几秒,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就走了?
李彦淮思忖了片刻,放下茶杯,还是上去看了一眼。
秦卿原本是躺着,谢晏深走后,便坐了起来,这会正呆呆的坐着。
李彦淮轻轻叩了两下门,秦卿便回过神来,见着他站在门口,朝着他笑了笑,“李医生。”
李彦淮这才进去,“有什么需要么?”
由着夜深,助理护士都不在,眼下就他,所以只能亲自过来慰问需求。
“其他倒是没什么,就是饿了。”
之前浑身烧着,没什么胃口吃东西,看守所里的食物,她都吃腻味了,他们送过来的时候,她只瞥了一眼,一口也没吃。
从下午开始到现在滴水未进,谢晏深亲自倒的水,依旧放在床头柜上,一口也没喝。
幸得,李彦淮会做饭,他亲自去厨房给做了一碗清淡的挂面。
重新回到病房,李彦淮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儿,秦卿嘴皮子都干的起皮,声音也有些沙哑,可床头柜上那杯水,竟是到现在也没动过。
李彦淮将小桌板方向去,随口问:“怎么不喝水?”
“刚想说,能麻烦李医生帮我换一壶么?”
“这水,是阿深倒上来的,是新鲜的。”
秦卿笑了一笑,没说话。
但李彦淮恍然间明白过来,也许就是因为谢晏深倒的,她才不想喝,渴死都不想喝的那种。
“那好吧。”既是他的病人,总要负责到底,不能叫她渴死。
李彦淮拿了水壶下楼重新换了水,给她倒上一杯,秦卿一口气喝了三杯。
是真的口渴,喉咙也难受的紧。
这三杯水,让她整个人舒爽了不少,“谢谢李医生。”
可转念一想,这人是谢晏深的人,自己的反应,说不准稍后就要传到谢晏深的耳朵里。
她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说:“刚才那壶水里有虫子。”
李彦淮泯然一笑,并未多言。
虽然扯淡,但也是个正当的理由。
秦卿吃面,李彦淮闲着无事,拿手机看了一会新闻。
他不是个多嘴多舌的人,即便跟谢晏深关系好,但有些事儿,他也不会多言,实属是没有必要。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得了谢晏深的信任,成了他私人医生。
李彦淮是谢晏深舅妈表姐的儿子,虽说关系并不算近,但说起来,他也还是谢晏深母家的人。
初时谢晏深并不用他,多半是为了敷衍母家的人养着,后来他自己身边的私人医生出了问题,李彦淮又替他解决了不少问题,他才慢慢给予信任。
挂完三瓶药,秦卿的热度彻底下去,李彦淮拔掉针头,“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有什么事儿,摁一下铃,我会过来。”
他这诊所,统共三层,装修都是家居风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住宅。他自己就住在三楼。
秦卿也不想折腾,乖觉的点点头,道了声谢。
李彦淮退出房间,给谢晏深发了信息,毕竟是亲自带过来的人,总是要给个交代。
安睡一夜,第二天一早,秦卿就好了。
她身体康健,这种小感冒,一般不会超过两天。唯一不舒服的,还是某个地方。
李彦淮做事细致,早替她准备了洗漱用品,还有一套干净衣物,包括了内衣裤。
房间里有独立的卫生间,跟酒店似得。
经过一夜,秦卿情绪已然平复好。便有些懊悔,昨个因病矫情,错失了良机。
谢晏深既亲自过来,应该能说明,起码到现在为止,在他心里,她应该有了那么一点位置。
秦卿洗漱好,下楼,李彦淮的助理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应着李彦淮出去时,提前嘱咐过,所以一直在楼下候着,见着人下来,就立刻上前,“秦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还有您后续要吃的药,也都替您打包好。”
“谢谢。”
秦卿吃过早饭后,麻烦助理帮自己叫了辆车,先去了一趟看守所,去拿回自己的一些私人物品。
想来,她的监禁也该结束了。
她到的时候,正巧刘警官在门口,似是在送人,她立刻叫司机快点,到了门口停下,连忙下车,“刘警官,帮忙付个钱。”
话音未落,站在刘警官跟前的少女回头,不是姜思茗又是谁?
秦卿见着她,不觉眉头一紧,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妙。
这人出现在这里,总不至于是来参观看守所的,多半是打听到了什么消息,有意跑过来找她的。
昨天那个视频,她还记着呢,就姜思茗的声音最响亮。
刘警官闻言,赶忙上前,先替她付了钱,“一会签个字,就可以回家了。”
秦卿点点头。
姜思茗站在台阶上,双手抱臂,扬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鄙夷的眼神,丝毫没有遮掩。
秦卿跟着刘警官,本不想跟她打招呼。
可姜思茗怎么能放过她呢,“原来是秦卿姐姐呀。”
刘警官停了停,余光瞥了眼这小姑奶奶,又偷偷看了看秦卿。
她肃着一张脸,没搭理姜思茗,照旧往前走。
昨晚,姜思茗跟秦茗一块睡,秦茗喝了不少酒,夜里两人说了不少话,酒后吐真言,姜思茗便知晓了秦卿被关在看守所,也知道了秦卿勾搭上了谢谨言。
昨个谢晏深急匆匆先走,她叫了个人跟着,便跟到了看守所,瞧见他带了个女人出来。
姜思茗这会看到秦卿来,所有信息连在一块,也就一目了然了。
真是个贱人。
贱得不能再贱的那种,她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姜思茗见她无视自己,气不打一处来,但也没在这门口发作。
秦卿跟着刘警官进去,签字的时候,刘警官小声提醒,“姜小姐就是任性了点,但若是顺着她,倒是能少吃些苦头。”
秦卿写完字,淡然一笑,“是么?可惜,我也很任性,就看看到底谁更任性一点了。”
“对了,我写的那些字帖,可不可以还给我?”
“这个。”刘警官欲言又止,“这就不太巧,昨夜里,我叫人收拾了。”
秦卿:“扔了?”
“嗯。”他点点头。
刘警官神色里透着不好意思,秦卿确实有点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那好吧。”
拿回了自己的东西,刘警官本要送她,但局里有事儿,便自顾忙活去了。
门口,姜思茗还没走,她把车子开过来,站在车边,刻意等着。
见人出来,便热情的扬手,“秦卿姐姐。”
秦卿本来不想跟这她一般见识,毕竟比自己小几岁,跟她见识,显得自己小气。
可她一脸要贴上来找麻烦的样子,躲是躲不掉,躲了,人家反倒觉得她更好欺负。
秦卿朝着她笑了笑,而后走过去,“你在等我么?”
“是啊,这么巧能在这里碰上,说明我们有缘。而且,你是茗姐姐的妹妹,我很喜欢茗姐姐,爱屋及乌,我当然也很喜欢你。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昨个茗姐姐喝得多,估摸着现在还在睡觉,等我们逛完,她大概也清醒了,到时我们一块吃个午饭,我听说她今天还要去工作室与人商量婚纱细节,咱两也一块去凑凑热闹,帮她出出主意。怎么样?”
姜思茗说的眉飞舞色,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
装的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秦卿:“好啊,你都安排的那么好了,我要是拒绝,怕是要伤了你的心。你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我自是不忍心叫你难过的。”
姜思茗:“那真是太好了。”
秦卿上车,顺便戴上口罩,她现在是初愈阶段,还有几声咳嗽。
她看了一眼手机,没什么重要信息,又看了看谢晏深的微信,犹豫几秒,到底是没发什么过去。
眼睛还有点发酸,她把手机放下,侧头看着窗外。
姜思茗带着她去了南城最大的商城,两人慢慢的从一楼逛到五楼。
上午来逛商场的人可不多,姜思茗逛了一会,觉得无聊,便在三楼的咖啡厅里坐下。
秦卿身上的疼痛还未缓解,这一路逛下来,她心里把谢晏深骂了一万遍,仍然不解气。
她不喝咖啡,只要了一杯清水。
姜思茗拿眼打量她,语气还是甜甜的,说:“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是不是特别的刺激?”
秦卿就知道她憋不住。
“姐姐用过的东西,特别香么?哎,我家里就两个哥哥,没有亲姐姐,感觉少了好多乐趣呀。否则的话,一定要请教请教,如何心安理得的睡姐姐的男人。”
“我听说,你是在乡野里长大的,这我就一下能理解了。没素质,没教养,是应该的。只是,在我印象里,乡下上来的人通常都是质朴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没有道德底线。想来是养你的人,也是没什么道德底线,都是下三流的货色,把你给养歪了。养的那么下贱。”
秦卿猛地一抬眼,眼中的阴鸷,让姜思茗心头颤了颤,但也没有就此缩回去。下一秒,反倒怒从心中起,自己做了下贱的事儿,竟然还有道理瞪她!
这事儿要是说出去,根本就不会有人站在她这边,她一定会成为千夫所指,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你看什么看,我难道说错了么?我们思想道德老师可是说了,一个人若是没有底线,没有道德素质,那就不配为人,连畜生都不如。像你这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真叫人恶心反胃。”
秦卿笑了笑,“论素质道德败坏,我应该比不上你,你怕是爱上你表哥了。你这种才真叫人恶心吧。”
姜思茗被污蔑,顿时火气上头,拿起咖啡杯,还没动手。没成想秦卿的反应竟是比她还要快一步,手里的清水,照着她的脸,泼了过去,这水里还加了冰块,透心凉。
秦卿面不改色,沉声道:“凉快么?脑子清醒了没有?”
姜思茗端着咖啡的手僵在半空,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这人一定是不想活了。
随即,她就要泼咖啡,但是被秦卿快一步,钳制住了手腕,并用力巧劲将她的咖啡抢了过来,直接兜头浇下。姜思茗尖叫,引来咖啡店服务生与寥寥几个客人的关注,所幸这上午咖啡馆的生意十分冷淡,瞧热闹的人不多。
姜思茗被彻底激怒,可她挣脱不开秦卿的手,手不能反抗,她便只能用嘴,“你这个贱人,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还有脸还手!”
秦卿冷笑,“为什么不敢?我就该坐在这里,由着你欺负么?我做不做小三,关你屁事,你是我谁?我建议你,去找你表哥,苍蝇不叮无缝蛋,你表哥有缝了,叫他赶紧合上!”
姜思茗企图反抗,可秦卿力气大,她根本反抗不过。
“你放开,你放开我!我,我告诉四哥去!要让他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敢欺负我,你完蛋了你!”
秦卿身子微微往下,靠近她,一双眼冷若冰霜,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怕秦茗知道,反而觉得她是时候该知道一点了。我跟你四哥床都上了,要是精准一点,说不定我下个月还能怀孕,到时候奉子成婚,我就是你四嫂。你最好乖一点,不乖的话,我就打到你乖为止。”
说完,她松开手,拿纸巾擦了擦沾了咖啡的手,“我今个身体有点不舒服,就不陪你继续逛街了。”
她又拿了纸巾,替她擦了擦脸,而后将纸巾塞她手里。
姜思茗:“想当我四嫂,你做梦。我四哥才不会娶你这种货色,绝对不会。”
秦卿懒得跟她逼逼赖赖,白她一眼,就要走。
这个时候,谢晏深从外头走过,身后跟着几个人,像是来巡视的。
姜思茗眼尖的瞧见,像是找到了救星,立刻起身,冲了出去,几步冲到了谢晏深跟前,就她那样子,丢死个人。
秦卿隔着玻璃看着他们,姜思茗一直在说,谢晏深拧着眉毛,脸色不太好看,而后侧头朝里看来。
视线隔着玻璃撞上。
谢晏深镜片下的那双眼睛,带着厉色,回头跟魏秘书说了两句,就叫她带着人先走。
而后再次看向秦卿,虽没说话,但她倒是瞧出来,是叫她出去。
秦卿先结账,到了外面,便听到姜思茗哭哭啼啼,十分委屈。
商场里头人多,谁也丢不起这个人。
谢晏深领着她们去了办公室,并吩咐人送了一套干净衣服过来,让姜思茗换上。
她去另一间换衣服,办公室里就只剩下秦卿和谢晏深。
两人对立着,没人说话,秦卿靠着窗户站着,口罩遮住半张脸,垂着眼帘,低头在玩手机。
俨然一副错不在我的样子。
谢晏深倚在办公桌上,神色淡然,倒是没有特别责怪她的意思,“你不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就泼她怎么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泼她?”
秦卿抬眼,“上次羞辱我的事儿,我还记着呢,这次又来,你说为什么?我三的是我姐,又不是她,她跳什么脚。我看啊,你这表妹是喜欢你。”
谢晏深眼神很明显的冷下来,是真的动了怒,“你给我讲话有点分寸。”
“我比你有分寸多了。姐姐的嘴巴甜么?”
她讲话毫无逻辑条理,现在明明说的是姜思茗和她,无端端扯到了秦茗。
谢晏深没打算跟她在这里争论这件事,“跟思茗道歉。”
秦卿笑了笑,一双眼睛含着讽刺的笑,说:“姐夫现在可真是坐享齐人之福,前一天睡妹妹,后一天睡姐姐。你也不怕死。”
这话是越来越没有分寸和底线,谢晏深沉着脸,冷声道:“秦茗不是你。”
“她当然不是我,她要是像我这么骚,你还用偷吃么?”
她今天大抵是奔着气死他来的。
谢晏深看着她,眸色深谙,“谁给你的底气,在这里闹?”
秦卿气势汹汹的回瞪他,说:“一无所有给我的底气。反正什么都得不到,我还不能让我自己高兴么?谢晏深,你没有资格命令我该怎么做,你我之间的事情,说浅了,不过是单纯的性关系,你情我愿而已。要论个技术层次,我嫌弃你嫌弃的要死,若不是喜欢你这个人,你以为你上得了我的床?”
“不要以为,你睡了我,我就得听你的话。我要做什么,你管不着。我今天高兴打她就打她,高兴泼她就泼她,我就不道歉,你看不惯,你心疼,那就再把我关进去啊。反正这警察局是你家开的,以权谋私,也只是寻常事罢了。”
秦卿已经不去看谢晏深的脸色,话赶着赶着话,能说不能说的都说了,说完以后还是挺痛快,可痛快完了,不免又要懊恼,若真惹恼了谢晏深,这块铁板就更踢不动。
未免事态恶化,她不准备继续待下去。
这时,姜思茗的声音从外头传来,正欲推门进来,谢晏深上前,用力的关上了门,嘭的两声,一声是关门,一声是姜思茗脑门撞门上的响动。
姜思茗被撞的懵圈,半晌才缓过来,想要敲门,可旁边站着人,她还是忍了下来,咳嗽了一声,说:“四哥要训人,我有点口渴,你去帮我弄点喝的来。”
“好的。”
对方依言离开。
门外就只剩下姜思茗,她时而往外望望,生怕有人过来。转念一想,顿时火气上涌。
我靠,她怎么成了把风的了?!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现代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