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小说308441by宋卿卿大结局免费阅读

小说308441by宋卿卿大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5-04 09:10
308441

308441

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平淡的感情,但确让人感动,很好的一篇文章,推荐《308441》这本书。

作者:宋卿卿 状态:连载中

类型:古代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308441小说(主角宋卿卿温行止)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精彩章节

赵环儿听到这声音,抹干脸上的泪珠,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咒骂道:“都是你害的我,你这个毒心肝的女人!”
“比起你,我不及万分之一。”吕昭郡冷冷的说,见赵环儿气的身体发抖,眼底有着满满的恨意,心中冒出一个想法,挑了挑眉,和颜悦色的说:“你要恨就恨宋卿卿,是她把你当傻子似的耍的团团转。”
“我出面说比试用布条,是不想在祖母的寿宴上发生雪灾,坏了吉利。”
“当着众人的面,她提议三局两胜,输了钻狗洞,你该回绝的。无论谁输赢,钻狗洞都有伤雅意。”
“她趁你不备出手袭击,你该说她使诈!一旦错过先发制人时机,将输了气势!”
吕昭郡说到这抬头看向她:“无论是面子里子,你今天都输了,还牵连了祖母,罚你跪祠堂都算轻的了。”
听说她被罚祠堂时,吕昭郡心中就有气。
赵环儿听了这席话怔愣了下,随后跌坐在地上,喃喃道:“是我错失了先机,被她牵着走。”
想起温行止在偏院帮助宋卿卿,她狠狠的甩了下袖子,骂道:“是那个该死的先生,扬言要帮她。”
闻言,吕昭郡心口堵着的石头更是压抑不下。
赵环儿看着吕昭郡闭着眼,脸上都难掩有怒意,心中一喜,便道:“她不会永远高高在上的。一次不成功,那就两次,两次不行,只要不死,就无数次!”
吕昭郡睁开眼看向她,眸子一紧:“你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赵环儿挑眉:“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她与吕昭郡都讨厌宋卿卿。不过,吕昭郡只是想让宋卿卿吃点教训。她却不同,她想让宋卿卿去死。
只要有机会,她赵环儿有一百种办法让她死。想到获取的情报,过段时间国子监会有郊外活动,她就满血沸腾。
郊游那日,便是她的死期!
“你有什么办法?”吕昭郡想到温行止对宋卿卿的特别,想到受的责骂,想到丢失的脸面,眼底划过一丝毒辣。
两人算是见证过彼此最受侮辱的时候。
聊起时,就少了很多顾忌。
感受到吕昭郡的眼神,赵环儿没觉的有什么,反而很兴奋,坚定的开口:“表姐放心,我们很快就会把今日受的欺辱百倍的还给她。”
“这次的计策,最好是万无一失。”吕昭郡皱了皱眉,她的愿望,就是想宋卿卿永远得不到温行止,想她能残废。
“呵呵……有了助力,我怎会再失手!”赵环儿勾起一阴笑,“到时候,你可以极尽的嘲讽她践踏她!”
她笑的那么猖狂,仿佛看到把宋卿卿踩在脚上摩擦。吕昭郡已猜到她想怎么对宋卿卿啊。
不过,只要不会把她供出来,不管赵环儿用什么手段,她只想要一个结果。
“那我静等你的佳音。”吕昭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镇国公府,宋卿卿睡的正香,一夜无梦到天明。
国子监这两天休日,她更是睡的饱饱的。
上课那日,精神饱满的前去学习。
反观吕昭郡就很悲惨了,顶着乌青的眼睛出现在教舍,被好几个世家小姐嘲笑,被男学者打趣。
被罚跪祠堂一夜伤了膝盖,在床上躺了一天。第二日又恶补去草场活动前的作业及课题,这两天都身处地狱中,所承受的比表面上还严峻。
下了老学究的课,齐婉走过去跟宋卿卿交谈:“活该。整天不把心思放在学业上,想些什么情情爱爱,也不嫌臊得慌。”
宋卿卿做课业,没加入话题。
齐婉见宋卿卿没兴趣参与讨论,有些不满,轻轻拍了几下桌面,墨水溅起,洒了宋卿卿一脸。
顿时,周边几位的人也跟着黑了,怕的。
宋卿卿:“……”
她只想快些写完课业,去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获得分数值,愿望这么小,为什么这么难!
出门前接收到的任务,特意返回去换了身衣裙的她。此刻,心里有一万句骂人的话。
齐婉手忙脚乱的从袖口拿出帕巾,忍着笑帮她擦拭,“对不起,对不起……”
宋卿卿接过她手里的帕巾,轻轻的擦拭了几下,掏出铜镜看了眼,骂人的话又冒了出来,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
齐婉吩咐院童去找春江,把准备的襦裙拿进来。
宋卿卿见几个世家小姐吓得瑟瑟发抖,想到要改变的人设,平复下怒火,轻柔道:“齐婉弄的,不关你们事,我去洗洗,换上新的襦裙就行。”
齐婉也有些怕。
宋卿卿压抑住怒火,轻声道:“下次轻点,破坏我计划了。”
等她走了,教舍顿时就炸了。
“郡主竟然没生气?玄幻了?”
“是不是她生气了,我们只是没看到,毕竟脸色黑的跟包公似的。”
“你们一说我也觉的郡主变化很大,近段时间都平易近人许多。没有在向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发脾气,惩罚人。”
讨论宋卿卿的话语响彻整个教舍,上课钟声响起都没人听见。
直到温行止带着职业性假笑出现,众人这才知晓上地理志。
地理志的课程在户外上。
男学者兴奋的抱着书本与笔墨追闹着跑出去。
女学者趁乱从书屉里掏出瓶瓶罐罐往脸上涂,弄好后挽着手一起走。
温行止没有催她们,静静的等她们弄完,打量了圈没看到宋卿卿,他疑惑的皱了皱眉。
刚刚路过教舍时,看到她认认真真写课业。
到了户外,学童点人数时。
温行止装作刚知晓宋卿卿不在,刚想开口询问,就见宋卿卿一脸湿哒哒的走来,鬓发有些凌乱,衣裙与她的首饰也有些不搭,可就是莫名的好看。
这一刻,他的眼里只看到她一人。
宋卿卿被盯的发毛,愤恨的瞪向那些坏笑的男学者。
“先生,我来迟了,自认罚抄千字诗集。”
这是温行止对学生上课迟到的规矩。
温行止见她脸颊被搓的红彤彤,显得极富更是细嫩,日光照射下,肌肤细腻的连脸上的绒毛都看的见。
他的心像被什么击中,砰砰乱跳。
“先生,开课了。”
温行止意识到自己走神,懊恼的黑了脸,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那位提醒开课的男学者见他黑了脸,整节课都提心吊胆的,害怕被要求画一幅完成不了的地形图,害怕被点名回答问题,害怕比别人多作业……
一整节课,他度日如年,不容易熬到下课,见人离开,他才觉的活过来。
不过让众人诧异的是,温行止一节课都没跟他们有互动,课题讲的很简单。
宋卿卿几次举手想引起注意,都被温行止无视。
反常,太反常!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古代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