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炽夏小说全文笑佳人免费阅读

炽夏小说全文笑佳人免费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5-02 08:34
炽夏

炽夏

《炽夏》由作者笑佳人所作,故事十分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章节片段:

作者:笑佳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小说叫做《炽夏》是笑佳人的小说。小说内容精选:...

精彩章节

榆城上空,白色的飞机穿过重重云雾,顺利降落机场。

飞机还在滑行,乘客们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各个方向都传来了新消息到达的叮叮声。

初夏坐在靠窗的位置。

旁边的中年男士开始从行李架上取东西了,初夏没有急事,继续看这期经济杂志的最后两页。

她看得专注,中年男士取下行李坐回位置,瞟眼旁边从飞机起飞后一直在看那本全英杂志的年轻女孩,中年男士有些鄙夷地收回视线。

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会装逼了,不就是英语吗,谁没学过?

可惜这女孩漂亮的脸蛋了,如果不是她一直在装有文化,他还想与她聊两句的。

飞机缓缓停稳,乘客们排队往前走。

初夏也看完了。

她合上杂志装进挎包,见队伍还很长,初夏给手机开机。

收到一条榆城旅游局发来的欢迎短信。

初夏笑笑,给B市送她上飞机的表哥发平安消息。

表哥没有回她,应该在忙工作。

今天是周五,初夏故意挑这个时间回来,好给爸爸妈妈一个惊喜。

乘客尾巴来到她这边了,初夏左手挎包拖小型行李箱,右手拿着手机排队往前走。

榆城是个旅游城市,在国际都颇有名气,初夏是土生土长的榆城姑娘,这里的水土与景点她很熟悉,但在B市读书六年、工作两年,榆城的经济迅速发展,每年初夏回到故土,都会发现一些新变化。

初夏拖着行李箱,一路悠闲慢步,心情愉快地观察机场出现的新设备。

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到达机场大厅出口。

玻璃门自动打开,熟悉的闷热气浪迎面而来。

榆城的夏天,除非下雨,热得人一分钟都不想在外面多待。

初夏加快脚步,去打出租车。

“许初夏?”

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初夏疑惑地看向马路对面,那里有个穿蓝色短袖的男人惊喜地朝她挥手,确定没喊错人,他还朝她跑了过来。

男人中等身高,颜值小帅,当他来到初夏面前,初夏看见他左边眉毛上边有颗豆粒大小的黑痣。

靠这颗痣,初夏认出来了,笑着说:“方跃?”

方跃挺高兴,眼睛亮亮地看着初夏:“是啊,感谢班花还记得我。”

他与初夏是高三同班,当时初夏不但是九班的班花,校花都当得起。她长得漂亮,多少男生想追她,可初夏性格安静生活自律,每年期中期末考试都在年纪前十名,学霸的身份让绝大多数的男生自惭形秽默默退散。

方跃记得,有个成绩与初夏难分伯仲的男学霸正式追求过初夏,但也被初夏拒绝了。

后来高考结束,初夏以七百多分的成绩考入全国最好的语言院校。

方跃成绩普普通通,还算顺利地考入了省内重点,最后一次学生聚会后,方跃与初夏从一起奋战高考的同班同学,变成了天各一方、偶尔点个赞的微信好友。

初夏很少发朋友圈,一旦发了几乎所有共同校友都会给她点赞,方跃觉得,初夏根本不会去点赞的那堆头像昵称里看看有没有他这个普普通通的前校友。

“你这是从哪回来?”

多年不见,初夏长得更漂亮了,高中时期给人印象最深是清纯,现在的初夏留着披肩长发,女人味儿更浓了。

男人见了美人都想套套近乎,方跃也不例外,哪怕明知自己没有机会。

见到老校友初夏也觉得亲切,竖起行李箱与他聊了起来:“B市,你来接人吗?”

方跃看看腕表,一边往机场里面看一边说:“是啊,你去市区哪里,我开车来的,捎你一路?我朋友也快到了。”

老校友这么热情,初夏不好直接拒绝,问:“我去春江苑,与你们顺路吗?”

春江苑是榆城市有名的高档学区房,有些年代了,但周边各种配套齐全,小区居民舒适度相当高。

方跃记得,初夏的爸爸是主任医生,妈妈在一家大企业做高管,一个职业受人尊敬,一个非常有钱。

“还行,到时候我把你放在湖滨大厦那儿,你再打个车。走,你先去车上坐,里面凉快。”方跃笑着接过初夏的行李箱,指着对面那辆黑色奔驰说。

初夏只好跟了上去。

她站在车旁,看着方跃将她的小行李箱放进后备箱。

方跃放下车盖,刚想去帮初夏拉开后座车门,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方跃一笑,扬手招呼对方:“烈哥,这边!”

烈哥?

一个多年未闻的人名闯入脑海,初夏身体微僵,抱着不可能那么巧的念头转身往后看。

一个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正朝这边走来,那张脸……

初夏慌乱地看向地面,悸动、心虚、尴尬,五味杂陈。

韩烈这几年的气势越来越强,方跃以为女人味儿十足的初夏被老大震慑住了,笑着给初夏介绍:“这是我们老大,我们都叫他烈哥,别看他冷,其实没那么吓人,初夏你不用怕哈。”

说完方跃再给老大介绍初夏:“烈哥,这是许初夏,当年我们高中的校花,北外高材生呢!初夏也回市区,我捎她一路没事吧?”

初夏听到这里,更尴尬了。

难道奔驰是韩烈的,方跃没有做主权?

“算了吧,我打车也没关系的。”初夏保持大方,朝方跃使了个眼色。

方跃也朝她使眼色,好像在说:“放心,我们老大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随便,别耽误我约会就行。”韩烈语气冷淡,绕到奔驰另一头坐了进去。

方跃看着老大上车,觉得哪里怪怪的。

对,刚刚老大用了“约会”这个词!

中午老大是有个饭局,对方是个客户老板,性别男,正常来说,这种饭局算不上约会吧?

不过这都是小事,不重要!

方跃拉开这边的后车门,叫初夏上车。

初夏瞥眼里面长腿交叠而坐的男人,去了副驾驶座,笑着说出理由:“我还是坐前面吧,等下怕你不认识路。”

方跃心想,现在都导航开车,他就是外地人也不会开错。

初夏是怕老大吧?

别说,老大那脾气,不了解他的人坐在老大身边是得发憷。

方跃体贴地没有拆穿初夏蹩脚的借口,见初夏低头坐进去了,方跃也绕到了驾驶座上。

“烈哥,喝口水。”方跃拿出两瓶矿泉水,一瓶先递给后面。

韩烈接过来,拧开瓶盖仰头灌了几口。

方跃将另一瓶给初夏:“新买的。”

初夏:“谢谢。”

“客气什么。”方跃发动汽车,一边问初夏:“我看过你的朋友圈,这几年都在B市?”

初夏双手捧着矿泉水放在腿上,看着前面的车流轻声回答:“是啊,毕业就在那边找了工作。”

方跃:“那你现在回来是?”

初夏手指划了滑清凉的矿泉水瓶子,目光移向窗外:“我爸我妈年纪都大起来了,我一直在外面也不方便,就回来了。”

方跃点头:“嗯,早点回来孝敬孝敬爸妈,那你以后都常住这边了?”

初夏:“嗯。”

方跃莫名高兴,看眼坐在身边的初夏,他掩饰地笑笑:“以你的文凭,这边一把好工作随你挑,不会已经定下了吧?”

初夏看看手机,检查消息似的,谈话的兴趣自然而然地淡了下来:“还没,慢慢找好了,也不急。”

方跃这点眼色还是有的,打开音乐,他专心开车。

初夏一直低着头,刷手机。

高中校友、大学校友、工作伙伴、前客户们,初夏的微信好友列表很长很长。

按照首字母排序,“韩非子”位于列表中间的位置。

初夏高三下学期加的韩烈。

加的时候她还没有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但当时已经心虚了,怕被妈妈发现,初夏没有直接写韩烈的名字,而是备注了一个历史人物的昵称。

从初遇开始,韩烈便对她展开了追求,高考之前,韩烈还算克制,高考结束,韩烈就像一团火,以燎原之势拿下了她。

但这段让初夏小心翼翼遮掩的初恋还是被妈妈发现了。

韩烈只是个高中没读完就辍学的小社会。

妈妈不同意。

妈妈是个精明的成功人士,妈妈用一种让初夏无法坚持的理智方式说服了她。

初夏在微信上与韩烈提出分手。

她躲在卧室,一手拿着纸巾挡住眼泪,一手给韩非子发消息:我要去B市了,我要专心学业,以后就不再联系了吧,祝你找到更好的女朋友。

十八岁的年纪,分手词幼稚地可笑。

静音模式的手机微微震动,韩非子在五分钟后回了她一个字:好。

分手了,但初夏并没有删除韩烈的微信。

韩烈有没有删她,初夏不知道,他的微信号就像死了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但初夏只谈过这一次恋爱,所以她记得很清楚。

在B市的八年,初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梦到韩烈。

她白天并没有想他,最多在看到情侣们手牵手的身影时会想起她与韩烈在一起的几个月。学校学习氛围浓郁,大家都在为了理想而充实自己,初夏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说单身的她比同学们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去吸收知识。

但就是这样,她还会梦到韩烈。

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梦,有的梦境很甜,有的梦境很涩,有的梦境让她脸红心跳,怀疑自己是不是单身太久需要做点什么来平衡体内压抑的青春荷尔蒙。

总而言之,初夏还记得韩烈。

刚刚在机场相遇,初夏甚至冒出了一些浪漫幻想,譬如这难道是命定的缘分,她一回来就遇见了他?

可韩烈说,他要去赴一场约会。

现实霸道无比地击碎了初夏的浪漫幻想。

不过初夏也没有多失望。

毕竟已经过去了八年,她的心早已平静如水,这次韩烈的出现只是往里面丢了一颗小石头,消化与初恋重逢的短暂冲击后,初夏就还是那个安静的女学霸了。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