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男主他不按剧本走!类似瓜子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男主他不按剧本走!类似瓜子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5-01 10:40
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男主他不按剧本走!》是作者类似瓜子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读到这本精彩的小说。一起来看下吧:

作者:类似瓜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小说叫做《男主他不按剧本走!》,是作者类似瓜子的小说。本书精彩片段:...

精彩章节

夜空中挂着一轮皓月,夜色寂寂,水榭亭台上薄纱随风轻拂,人影在其中半遮半掩——

这本来是一处花前月下绝妙美景……如果此刻在亭台中那女子不是目瞪口呆、手脚哆嗦、面色如土的话。

前一秒身死在重大车祸现场的林依依,眼睛一睁就发现自己到了仙气飘飘的陌生地方。

毫无疑问,她穿了。

而这时,耳边传来一道冰冷入骨的声音,那语气里甚至带着一丝嘶哑、压抑的怒意。

“你,做了什么?”

眼前的男子姿容英俊无双,如同无暇的美玉,令人移不开眼。然而此刻他却是双眼微红,那眼神似有危险的杀气。

能让这样清冷高傲的人勃然大怒,明明白白动了杀念,那事情肯定简单不了。

她看清楚眼前这张无可挑剔的俊脸,再看他一身独特的白袍玉冠,脑子猛地一下炸开了,紧接着原身各样自带记忆疯狂涌出,这。这特么不就是她笔下那个蔺帅比蔺无阙吗?

低头看自己一身桃红长裙,手腕上戴着一串赤色的红珊瑚手珠,眼前的画面一一跟脑子里纷乱的记忆对号入座,她穿的身体名为——钟鱼。

完蛋。

而此刻的钟鱼的脸色顿时变得焦黑如锅底。果然,她这是穿进自己网名还是琉璃伤舞·索菲娅·樱雪时期,瞎几把写的《三生三世之帝君的女人》去了!

此乃集狗血、虐身虐心辣鸡于一身的玛丽苏巨长篇、光听名字就令人羞耻度爆表的虐文。

当然最让她吐血的,还不光是这个,还因为穿成钟鱼这个身份。

她苦心积虑打造出来的传统配方作死女二,毫无底线的蛇蝎女配。

怎么个毫无底线法?

眼下这个情况就是了。

须知自古旷世三角虐恋,男女主角少不得因误会痛苦分开。有这么个前提,原著里心机深重的女配作妖就必不可免了,是以阴险女二趁男主重伤失意不察,对其下了绝情盅,活生生将男主对女主的深情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所以全文真正虐心的地方,就从这里开始了。

女配下蛊成功,硬生生抢走了女主的剧本,男主无可奈何地被情蛊控制,一腔缱绻爱意全给了坏女人。

娇弱无助的女主全然成了透明人,被陷害被舍弃,被虐得体无完肤、死去活来。

直到快结束了,女配阴谋才被揭穿,最后发疯发狂被万剑穿心,尸首被钉死鬼门窟晾成干皮。

而此时此刻,正是剧情关键点,钟鱼对蔺无阙下了蛊,宽衣解带,正欲行那不轨之事……

我日。

狗胆包天,臭不要脸,作大死了!

钟鱼猛然把自己犯罪的魔爪收了回来,凌乱地将自己的衣带系好,“对不起对不起,我喝多了,告辞!”

事不宜迟,她一手揪着衣裳,打算提上裤子就跑。

然而,在钟鱼准备拔腿就跑那一刻,手腕突然就被拽住了。

“你……”只见蔺无阙那冰清如玉的面庞上仿佛出现了裂痕,他似怒而非,隐忍的眼神阴冷至极:“太、晚、了。”

太晚了?

什么晚了?是现在她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太晚了?还是这绝情蛊已经下了,现在她跑也来不及了?

钟鱼还没反应过来,接着整个人就扯了过去,一阵暗冷的气息侵袭而来,她就狠狠撞进了蔺无阙的怀里。

“以毒攻心。”他目光冰寒盯着她,薄唇扯出一丝笑,不知是忍辱负重还是讥讽,只挤出出几个字:“好,好,你很好。”

此刻蔺无阙衣领松散,青玉发冠也斜歪了,长发微乱,平时一个清冷禁欲到了极致的仙君突然换了情难自控的画风,那实在是……

呸,现在不是欣赏冰山美男失控的时候。

“蔺蔺蔺师兄,你冷静一点!你先等着,我现在马上去取解药!”钟鱼结结巴巴地说道,急出了满额头的汗。

蔺无阙扣住她后腰的手,烫得跟烧旺的碳一样。

这样下去,都不用她搞,都要出事!

然而这边蔺无阙像是听不到她的话那样,显然他快控制不住了。

他眼里血丝通红一片,而那抚着她后腰的手,已经移到了她的脖子上,俨然是架在她脖子上一把温柔刀。

看他那架势,要不是拉着她滚作一团酱酱酿酿解痛,就是趁理智尚存狠狠心将她这祸害废了完事。

而这两个天差地别的后果,全在情绪极端不稳定的蔺无阙一念之间。可不论什么结果,却没一个是此时钟鱼承受得起的。

怎么办?

现实世界她已经死得透透了,要她回去变成尸体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在这里苟下去。所以首先这剧情不能走,绝情蛊不能成,蔺无阙这世界主宰必须在这里跟恶毒女二划清感情界限……

钟鱼眼角余光扫到了波光粼粼的水池,灵机一动,对了,寒池。

灭火大事迫在眉睫,她什么都顾不上多想了。

钟鱼咬紧牙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自己挣脱开。

大抵也是蔺无阙也撑到了极限,他猝然被推开,愕然之余,却还没松开手。

钟鱼伺机使了灵力,粗暴将他推到石柱上。

猛地对上那张俊美绝伦的脸,那双深邃的瞳眸似有阴冷似有无辜,饶是她这亲妈本人,看着都忍不住岔了心神。

这该死的英俊帅气,竟是如此引人犯罪。

真纠缠下去,那叫人还如何把持得住?

钟鱼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抓住他的肩膀,突然飙戏,迎风流泪道:“师兄,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一直以来是我执迷不悟,今日才终于想透了。强扭的瓜不甜,竟如此龌龊强迫于你,是我错了!”

蔺无阙意识越来越混沌,听到后面铿锵有力的那句,额角仿佛隐隐露出了青筋。

钟鱼却是下了狠心,掩面继续哭道:“既然师兄你如此狠心拒我千里之外,那你我从此一别两宽,江湖不见!”

说完,她就借着运在掌心的那点灵力,猛地一推,毫不留情地将摇摇欲坠的蔺无阙推入身后的寒池。

猝不及防被推倒的蔺无阙:“……”

万万没有想到,局面变成了这模样。

钟鱼虚虚地抹了一把汗,浑身无力地坐在地上,别看她刚刚一气呵成那么顺利,但其实已耗尽所有力气了。

再稍微折腾一下,肯定不成了。

她现在脑子有点乱,也不知道她自己是喝了什么东西,还是为制绝情蛊弄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法术,反正她现在并不好受,后背阵阵发凉。

说真的,钟鱼也不清楚这会儿绝情蛊到底下没下到自己身上,刚刚动手阴了蔺无阙一把,简直心如刀割。

好痛。

别是情蛊捆绑已经成了吧?

这个念头刚起,立刻就被她否定了。因为她还没有感觉到那股真正撕心裂肺的烙印。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蔺无阙先中招了,先把人隔离开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而且,寒池可以让人清醒静心。

泡一晚冷水蔺无阙绝对死不了,若是他能在冻水里冷静过来,那后面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弄在蔺无阙身上的绝情蛊媒介,什么都别说,把那玩意尽快解了才是最要紧的!

钟鱼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咬紧牙关,摇摇晃晃地往清云峰方向走去。

清云峰是她所在的山峰。

九重宗是修界一大门派,坐落在东斓山脉,九重宗门派如其名由九座山峰组成,各山峰间联系基本靠符令信号,彼此之间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反正钟鱼这会儿要从掌门主峰回到清云峰,不能御剑夜行,是够呛的。

但她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苦逼地杵着剑,一步步往外走。

可人要是时运不齐,做什么都是要出点什么意外的。

钟鱼绕着寒池在山路走了没多久,只觉冷意渗人,而在她不留神的那一刻,脚踝突然被人抓住了。

那是一双苍白而修长的手,滴着阴寒寒的水。

钟鱼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她睁大了双眼,压着惊恐的嗓音都变尖了,“师师兄,你你你怎么?”

蔺无阙没给她挣脱的机会,他眼神阴戾,嘴角冷冷地勾了凌厉的弧度,月光惨淡,犹如鬼魅。

他手上一用力,毫不怜惜地将岸上的钟鱼,硬生生地拖了下来。

钟鱼失声尖叫,“蔺师兄你不要冲动!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的。我不要脸我该死,你先放开我,我会弥补过错的,你相信我!”

为什么他还能爬起来?这是要逼死人啊!

不料,蔺无阙听到她这么混乱地说后,突然笑了,他的声音幽幽凉凉的:“师妹何出此言?你所作所为,我无不欢喜。”

钟鱼:?

……你到底在说什么玩意?

要死,一句都听不懂。

她还在惊魂不定,那边蔺无阙的冰冷的手指已经挑她的衣领了,那股子寒意随着不上不下的惊悚,刺得她心脏都仿佛僵住,不跳了。

钟鱼察觉脖子上的红绸带一松,被解开了。

她就像被困住的鱼,哆嗦个不停,疯狂挣扎,“蔺师兄!你疯了吗?你坚如磐石一般的意志呢?等等,我这就……”

不知是不是因为水太冷了,她嘴唇已经开始发紫了,语无伦次,最后连说话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没疯。”蔺无阙却优雅地抬手轻描着她的唇形,平静而淡然地说道:“是我心悦师妹夜不能寐,思之若狂,神智全无。只如此良辰美景,师妹如何能狠心弃我而去?”

钟鱼要吐血了。

还说没疯,你自己听听这特么说的是什么鬼话?

但是再怎么不安焦虑她也说不了了,她全身像是被冰封冻住那样,动弹不得。

钟鱼心里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只是她没能再多想想,忽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几乎是在她闭眼的瞬间,寒池四周骤然结了薄冰。

蔺无阙眉目如冰,冷眼看着,随后他轻剔去了她唇边的冰霜,眼眸黑不见底。

半刻,他又低低地笑了,语调阴凉凉的,“我岂是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