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全章节阅读

[完结]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全章节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5-01 10:37
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

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

轻侯的这本《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非常有趣,主角故事精彩,下面为大家带来章节片段:

作者:轻侯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小说叫做《我跨界养的崽长角了》是轻侯的小说。小说内容精选:...

精彩章节

有风扑面而来,祝南风下意识的收了下双肩,冲锋衣发出窸窣声音。

这一端伸手不见五指,也可能因为她刚从光亮处过来,眼睛无法快速适应黑暗。

她不敢轻举妄动,想着一动不动站在原地适应光线。

可就在下一刻,她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敏锐的第六感在这一刻发挥作用,浑身细胞都在尖啸着提醒她有危险。

她看到黑暗中一双铜铃般的圆眼睛,墨绿色,蕴着嗜血的凶恶。

那眼神正如猛虎盯住猎物。

可她从没见过哪只猛虎能有这样大的一双眼睛!

头发发麻,她意识到自己恐怕遇到了地球上没有的猛兽。

早已知道即便她拴着绳送过来又拉回去的牲口,都平安无事,也不代表风门背后的世界安全。

怀着无论如何都要来看看的心情,跨门而来的祝南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真会碰上如此小概率的状况——

直面最危险的狰狞怪兽。

她伸手快速拍向身后,想着自己或许还能回家,可摸到的只有凹凸不平且冰冷的石壁——

风门关闭了,每天仅有的3分钟开启时间已流逝。

她还来不及悲叹,伸手向后拍门的动作似乎激怒了猛兽,那双巨大的圆眼睛突然放大——它扑过来了。

祝南风不敢含糊,手缩回时去抽背包里的匕首。

可凶兽距离她实在太近了,她还没将匕首拔出来,它已扑住她双肩。

肩膀仿佛快被它抓碎了,热气喷在她脸侧。

她毫不怀疑,这大家伙下一刻就会咬断她的脖子。

紧急时刻,恐惧让她在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勇敢,激发她快速反应——

凶兽将嘴凑过来前,她举起防狼喷雾,朝着那双嗜血的墨绿色眼睛喷去。

凶兽猛地吃痛,伴随着低声咆哮,举掌在她肩上一甩,她便被甩飞出去。

跌倒时,她听到野兽般的咆哮,震耳欲聋,黑暗中有巨大的诡异轮廓。

身体跌落,无处不在的疼。

头不知撞在什么地方,她开始失去意识。

昏迷前的最后时刻,她看到猛兽一边甩头,一边朝着她走了过来。

完了,她想。

……

……

祝南风醒过来了。

她没有死。

睁开眼她看到光亮,晨曦照在山洞中,帽子落在不远处地上,是她戴的那顶。

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她很吃惊自己居然没有死。

全身酸痛,可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处——肢体完整,手指脚趾都没被啃掉一根。

不敢有大动作,她四处打量,目力所及没有威胁。

侧耳倾听,只有露水落在地上的声音,以及从身后山洞内部传出的风声。

几分钟后,她才缓慢坐起身,转动头颅,的确没有看到任何生物。

长吁一口气,她检查了下自己,除了手在跌倒时擦伤了,她身上甚至没有什么伤口。

它为什么没有吃她?

万幸活下来的祝南风忍不住自嘲一笑,难道人类的肉真是酸的?

转身检查了下四周,只有她才带过来的拖箱和仍背着的双肩包。

奇怪的是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她隔三差五丢进来的弹力球、耳环之类的东西,一样都没看见。

这很不寻常。

有没有可能风门背后的世界是随机的呢?

她送进风门的每样东西,都在不同的世界里?

大白鹅和鸡穿过风门看见的世界,也与她截然不同吗?

答案暂时还不可得之,只有她第二次、第三次跨过风门,才能知晓吧?

手表运转正常,显示时间是早晨7点。

手机电量也很充足,时间与手表相同。

这个世界对时间似乎没有什么扭曲之类的影响,大概与地球一致。

只是不知道等她踏回风门,会不会发现地球时间已经是一两年后。

她又拿出指南针、温度计等器具,对山洞内的各项指标做了检测。

都很正常。

坐在原地记录好一切后,她将背包和皮箱贴着风门靠放在洞壁边,转头望了望山洞口。

又看了看另一边的山洞内侧。

两相衡量下,她还是觉得洞口外的世界会更危险——她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山洞里,也还活着。

便一手握着棒球棒,一手攥着防狼喷雾,朝山洞内走去。

……

山洞内通道曲折,两个转弯,祝南风来到了一个超大的空间。

避风避阳,是个令人惊叹的洞室。

她不知道这里具体有多大,远处的空间隐没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从背包里掏出头戴电筒,她戴在头上后,贴着洞壁缓慢前行。

踏进黑暗前,她拧亮了头灯,一步步向前。

这巨大开阔的洞室,几乎有一个大型演唱会场地那么大,她不得不将头灯开到最远最亮,又从背包里掏出远光电棒,才能勉强窥见洞室的一部分。

——祝南风看到了让她一生难忘的画面。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震撼’二字显得苍白。

洞室中有一个庞大的尸骨——

她不知道霸王龙的尸骨有没有这么大。

或许这更像是哥斯拉的尸骨?

凶兽坚硬的皮甲毛发已斑驳和消失,耸立着的灰白色尸骨蜷缩在洞室里。

它这般姿势尚且有如此规模,若丰满了皮肉,站立起来,会有多大?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她遇到的凶兽,那只墨绿色眼睛的家伙,面对眼前这尸骨,也像小猫一样渺小。

巨大的尸骨四周,贴墙有栽倒的6具尸骨,像是被凶兽随手甩飞的蚂蚁,东倒西歪。

他们身边有的散落着长剑,有的散落着奇怪武器,都斑驳或残破的失去了往日锋锐和光芒。

祝南风猜测,或许这只怪兽正是与这六个人类同归于尽了。

脑海内浮现出各种各样惨烈的战斗画面,全部源于她往日里积累的影像记忆——

但如此巨兽和人类的战斗,该比任何她看过的场面,都更恢弘可怕吧。

她已经缓慢的走进巨大洞室内侧,拐进来的那个通道,此刻已成个窄小的亮圆。

就快要看到巨兽的头骨了。

她攥紧拳,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在她看到巨兽庞大头骨时,她对上了一双眼睛,墨绿色的——人类孩童的眼睛。

这里居然有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童,裹着破烂到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兽皮,蜷在巨兽头骨边,正仰头沉默的望着她。

“……”

她心跳有些快,心情莫名激动。

这是她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异界人!

就像人类第一次看见外星人,她心潮澎湃,脑海里不断思考着要如何组织语言。

他又能听懂自己的话吗?

他为什么在这里?

就在她准备开口时,小童突然站起身,避开她,从凶兽尸骸另一边跑出了洞口。

跑的像豹子一样快。

“……”

低头看了看自己,她有这么可怕吗?

小童离开后,她在他方才蜷缩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弹力球,被咬的坑坑洼洼;

一个银质耳环,也有被咬的痕迹;

一个陶瓷杯子,把手断开不见了;

一只拖鞋,仿佛被哈士奇亲密接触过;

以及……

“……”

她扔进洞室的东西,原来都在这里。

难道是被方才那个小童捡过来的?

成了他的玩具?

她忍不住想象小童抱着弹力球啃的样子……有些难以想象。

在这里发现这些东西,是不是说,风门这边的世界只有一个。

之前她送过来的所有东西,都来到这里,以后也会如此?

祝南风四处打量,确定那小童的确已跑出去了,并且没有折回。

便未过久停留,继续前行,她绕着洞室走了一整圈。

没再遇到其他生物,洞室里既没蝙蝠,也没其他动物,连只壁虎或爬虫都没看到。

祝南风猜想,有没有可能这具巨大尸骸有类似威压之类的东西,其他生灵避之唯恐不及,而她这个迟钝的地球人,则完全感觉不到。

怀着发散到无边无际的猜想,她又绕着巨兽尸骸走了两圈。

感到疲惫和饥饿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走出黑暗洞室,她收起电筒等工具时,再次看到了那个小童。

他此刻正靠着墙壁蹲坐在地上,埋头撕咬着……一只兔子。

生的,鲜血淋漓。

皱了皱眉,祝南风轻手轻脚的贴着另一边崖壁,走回自己包裹身边,她不想惊走他。

小童果然只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再次跑走。

借着阳光,她将小童的样貌看的更清楚了一点。

除了那双漂亮的墨绿色眼睛外,他长着非常优秀的五官。

只是……

小童似乎没有受过任何人类教育,甚至可能没有与人类共处过,他身上没有一丝一毫文明人类的气息。

他脸上脏兮兮的,光着瘦叽叽的膀子,随便围着兽皮,啃食生肉时,完全不介意鲜血弄脏自己。

见他进食的专注,并没有过多关注她的存在,她便也放肆的打量他。

小童偶尔抬头投来一瞥时,她不得再次感慨:

他长的真的很好看。

如果好好洗洗,梳理下头发,穿一身像样衣裳,一定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男孩子。

尤其那双墨绿色的眼睛,蕴着光华,如宝石一般。

只是……

祝南风皱了皱眉,他眼周有些不正常的红肿。

像是哭过,又像是……被防狼喷雾正面喷过。

她咬住下唇,皱起眉。

又觉得不可能。

他怎么看都是个人类,身形也太小了,即便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睛,也与昨天晚上的凶兽完全划不上等号。

望着他细瘦的肩膀和手臂,想着他或许从出生起就一直只吃生食,祝南风作为女性的情感被触动。

那种地球人对异界人的好奇心也在鼓动,她转身轻手轻脚打开皮箱,尽量不惊动专注咀嚼的小童。

她掏出了一罐午餐肉。

小童因为祝南风的动作看了她一眼,却也没太在意。

他似乎判定了她毫无威胁。

拉开午餐肉铁罐拉环,她将午餐肉贴地朝他推了过去。

铁盒栽倒,停在了他们中间位置。

小童突然转身,快速伏低身体挑目圆瞪,朝她呲牙低吼,俨然一只猛兽。

祝南风左手攥着防狼喷雾,右手保持推出的姿势,一动不动。

小童盯了她一会儿,才放松下来,继续吃自己的生肉。

祝南风在被他盯住的瞬间,产生了自己是个猎物的危机感。

他的眼神,似乎与昨晚那只巨兽有些像……

都透着凶戾和野蛮。

深吸口气,她慢慢收回手,靠墙坐回原处。

小童对午餐肉持之以鼻,并未捡起来吃。

她也不急,慢条斯理拿出另一盒午餐肉。

开盖后,将肉倒出在手掌上,就着一瓶矿泉水吃了起来。

说起来她肚子也饿了。

一边吃,她一边盯着小童的脸,觉得疑惑:

这几分钟里,他是不是长大了?

还是刚才她看错了?

怎么现在瞧着,他像是长大到十来岁了呢?

正琢磨着,一直埋头专注啃肉的小童,突然停下了进食动作。

他抬头吸着鼻子嗅闻,然后朝她直勾勾看过来。

那双墨绿色的眼睛真的好看极了,但眼神却有些令人不寒而栗。

太野性了。

祝南风见小童目光落在她手上已经吃了一半的午餐肉上,刻意若无其事的继续吃。

对待陌生‘小动物’,一定要拆解行动,逐步击破对方的防备心——她不能轻举妄动。

不过祝南风在细细咀嚼时,加入了一些表演成分。

她轻轻喟叹,露出享受表情,仿佛吃的是什么至尊美味。

小童歪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低头看看自己快吃完的兔子。

低头啃下一块儿,大力咀嚼,可眼睛却一直盯着她。

嚼两口后,他的动作慢了下来,手背擦下嘴角,仿佛在努力抑制口水。

那双不懂得掩饰渴望的绿眼睛,像长在了祝南风手里的食物上。

小童开始舔手指了,已经无法像方才那样专注吃兔子。

仿佛因为祝南风吃肉吃的太陶醉,他手里的肉,突然就不香了。

锁起两条眉,他咀嚼的力量更大,眼神也愈加烦躁。

可即便他已馋的快要虎扑过来,却仍竭力克制。

小童看看祝南风,又看看她的食物,仿佛正在天人交战。

祝南风猜测他大概受过‘不可以抢夺别人食物’的教育,更可能是在过往某次抢其他人或动物的食物时,被狠狠教训过。

是以即便他已经开始挠地抠土,还是没有被兽性操控着过来抢食。

祝南风脸上露出个温和的笑容,像看见熊猫嘴馋样子的游客,明明觉得很可爱,心情很激动,却要努力克制情绪,以防吓到熊猫。

手里的午餐肉已经被吃的只剩一半,她将肉重新放回铁盒,慢动作蹲下。

伸长手臂,用自己手里的铁盒,碰了碰被放在两人中间的全新午餐肉盒。

——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随即,她又捏着自己的铁盒回到原位,掏出剩下的肉,继续吃。

小童看了看她手里的铁盒,又看了看放在两人中间地面上的铁盒。

瞬间明白过来这两个东西是一样的,他盯紧祝南风,防备的探身向前,快速无比的将午餐肉捞到手里。

像只偷食的狐狸。

她嘴角微微翘起,因为对方抵抗不住诱惑,接受了自己的偷食,而内心欢腾。

吃吧,‘小外星人’,咱们这就算两界建交了。

午餐肉外交!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