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不才如仆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不才如仆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5-01 10:07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这本小说是由作者不才如仆撰写,和小编一起来看看精彩内容吧!

作者:不才如仆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打死我都不谈姐弟恋》由作者不才如仆所作,故事十分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章节片段: ...

精彩章节

姜瑶心神不宁地结束会议。

按照以往的习惯,她肯定要客客气气地跟对方说句道歉,表示不会去赴约。

然而,昨晚估计以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向对方哭诉长达两小时,看了看语音记录,最后还是她挂的电话。

微信新消息提示。

温冬茹:你竟然昨晚喝醉给陌生人打电话?这么刺激的吗?

姜瑶:嗯……

温冬茹: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叫人家出去吃饭?

姜瑶:你怎么知道?!

温冬茹:你哪次喝醉了不都是非要请我去吃饭,拦都拦不住!

姜瑶:……

姜瑶悔不当初:你怎么不早说啊!

温冬茹:我说过了啊,你不信,还说我占你便宜。

姜瑶再次无语:“……”

今天依旧是淅沥小雨,阴沉的天空笼罩着一层化不开的雾,一如姜瑶郁闷的心情。

茶水间的同事们谈论的话题无非是情感,奢侈品,以及闲暇八卦。

姜瑶反常地盯着手机屏幕开始发呆。

去。

不去。

去。

不去。

……

这一纠结就倒了下午。

姜瑶咬咬牙,给对方回消息。

这顿饭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明天是周末,杂志社做五休二,也不需要像新媒体一样追着热点连夜赶稿,休息的时间绰绰有余。

办公室的同事们似乎在商量着一场聚会,两个小姑娘尤为兴奋,脸色绯红地掏出小镜子补妆。

“姜瑶,你也一起来吧?”

校对部的小吴笑着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办公室女性居多,姜瑶平日里虽然很少参与她们的活动,却也是和平派,和大家的关系都还不错。

“嗯?”姜瑶神色怔忪,“是有事情吗?”

“不是啦。是跟楼下公司的一群职员联谊,一起吃个饭唱唱歌,听说优质的单身男性比较多哦!多亏小蔡她们消息灵通呀。”

“我不去了。”姜瑶捂着冷冰冰的手,歉意地抿唇微笑,“我今天有约。”

她对联谊无感,更何况,为数不多的几次经验告诉她,想在这种场合里找到合适的,能长期发展的,简直是难上加难。

“你该不会是要去相亲吧?”有同事逗笑一句。

“不是。”

姜瑶下意识反驳。

小蔡和温予两名年轻女生一边矜持地补妆,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姜瑶的回应。

在她俩心里,姜瑶是被昨天的闲言碎语弄得很是尴尬,今天不好再参加联谊活动了。

提到相亲二字,两人更是涂口红的动作都微妙地停了下来。

“哇,你有男朋友了?”

“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哦。”

“是呀是呀,我们办公室终于少了一个单身狗了!”

大家平时自嘲铁娘子军团,单身狗占据大多数,姜瑶话一出她们有好奇者,还有善意开玩笑的人,不知不觉间姜瑶成了话题中心。

“普通饭局而已。”

姜瑶抿唇笑了笑:“你们好好玩吧,我下次一定也跟着去。”

她一走,小蔡两个女生又开始嘀嘀咕咕。

“真的假的,有男朋友了?”

“要有男朋友早说了吧,朋友圈都不晒,就算有也不好看。”

“我估摸着也是……”

“她事后肯定很后悔,今天联谊的整体条件都不错呢。”

其他人并不知道她们几人之间发生过的小片段,热络地聊着晚上的节目。

……

洗手间。

姜瑶站在镜子面前,盯着镜子里略显疲惫的面容,忍不住长叹一口气。

今天起得迟,又跑着下楼,跑着到会议室,眼妆几乎晕染得差不多。包里只剩下口红和粉扑,临时补救也无济于事。

想来,对方很大概率不过是个好心人,愿意接她的电话,听她吐槽。

姜瑶只想请顿饭,感谢一下。

妆容是否精致也无所谓了。

补了口红,用粉扑补妆后。

姜瑶用手捋了捋头发,一边下楼一边叫滴滴。

最近正准备有时间学驾照,买一辆几万块钱的代步车。虽然限号麻烦,但是熟悉之后偶尔也想驾车去其他城市。

湿冷的雨滴扑在屋檐,如断了线的玉珠簌簌落下,隐没在瓷砖缝隙湿润的泥土之中。

空气里尽是一股说不出的潮湿腥味。

连绵的雨天的确会让人感到心情郁闷。

姜瑶坐在后排,倚着玻璃窗看风景。整个城市笼罩在湿蒙蒙的雾中,只能看到亮起的车尾灯,霓虹灯,在这细细的雾中衍生出光怪陆离的色彩。

“女士,到了。”

“啊……好。”

姜瑶回过神,说了句谢谢,踩着细跟鞋低头走出私家车,撑起薄薄的雨伞。

“如琢如磨”订的这家餐厅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无奈温冬茹口味重,不爱吃这种寡淡的菜。

至于对方为什么知道……

姜瑶尴尬到脚指头紧紧蜷起,能抠出一个油田来。

她昨晚究竟说了多少话!

“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有的。”

“客人的名字是?”

姜瑶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确认道:“……”

……

足足几秒钟时间,她在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忱琢。”

有些字,组合在一起非常眼熟,不组合在一起如此陌生。

姜瑶差点儿对不住语文老师。

“好的女士,我带您过去。”

穿过走廊,上二楼楼梯,服务员带着吴侬软语的江南口音,软濡好听:“前面直走,第二排右边,11号座位。”

顺着她拢着手指指向的方向,姜瑶望去。

二楼地方不大,没几位客人,十一号座位恰好在靠窗的位置。

那里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他一手拄着下巴,正低头看手机。

他的腕骨纤细,手指修长,从这个角度恰好能完美体现挺拔瘦窄的鼻梁,和硬朗的下颚线条。

毫无疑问,是个颜值极高的年轻男人。

就是看着太过年轻。

年轻的像个学生。

姜瑶一个急刹车:“?”

“这位女士,请问您……”

“你确定你没看错?”

“是的,二楼预约的座位并不多。”

姜瑶呆住了。

面前的年轻男人和她想象中完全不同,让她有些惊讶。

“您好,请问还有问题吗?”

“……没事了。”

姜瑶深吸一口气,冷静地问:“洗手间在哪里?”

服务员虽然心存疑惑却给她指了一下方向。

“谢谢!”

姜瑶以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步伐飞快地去了洗手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瞧了瞧。

越看越憔悴,好像妆容也有些斑驳,她从包里重新掏出粉扑和口红。

姜瑶有些激动。

她是颜狗啊颜狗!

忱琢和想象中的差距略大,说刚成年姜瑶都信。

她犹豫了一下,将红唇擦得淡了一些,免得自己坐在对面像人家的后妈。

手里的东西不多,只能尽量发挥。

姜瑶拿着一只橘红色口红发挥出多功能效果,涂一层淡眼影,在颧骨处上腮红,最后又用粉扑在额头的发根处垫一垫。

姜瑶的美在于她的脸十分标致,脸颊圆润有肉感,和大热的网红脸不同,按照温冬茹的话来说,放在大上海一定是个高级别的名媛长相。

镜子里的女人拨了拨披在肩头的波浪黑发,红唇齿白,优雅动人。

姜瑶盯着自己心想,怎么更像后妈了?

“……”

她黑着脸给忱琢发了条消息:“我到了。”

附近的建筑楼主要组成便是商业CBD,以及距离几公里远的高校。忱琢应该是上班族,样貌看起来很年轻,不过姜瑶猜想他们两人应该是同龄人。

再年轻一点的男孩子,姜瑶大多相处不来。

坐在靠窗边的年轻男生忽然一顿,低头看手机消息,几乎是在姜瑶朝着他走过来的时候,他也抬起了头。

视线撞在一起。

此刻的姜瑶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的眼睛闪烁着异彩,漂亮而澄澈,眉目干干净净,不沾染一丝社会的圆滑,就那么看着她的时候,毫无保留。

他笑了一下。

眉目舒展,双眼弯弯,唇红齿白。

姜瑶的心跳漏跳一拍,耳根有些烧,暗念罪过罪过。

任谁面对这样的秀色可餐,都会忍不住心动的吧。

忱琢站起身,从一开始到现在,直白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你好,我叫忱琢。”

“我叫姜瑶。”

“很好听的名字。”

忱琢又笑了一下,直视着她一眨不眨。

姜瑶的小心脏又不争气地抖了抖。

这样纯粹干净的声线,清隽的颜值,哪怕是上学的时候也鲜少遇见过。

短视频的网红小鲜肉们,也多多少少总有种在社会摸爬滚打过的套路化的性感。

说不上好与不好,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姜瑶还在想这种感觉是什么,坐在对面的忱琢将菜单推到她的面前:“你先点吧。”

她将菜单推到对面:“我都可以的,你点吧。”

她是真的不好意思点餐。

“唔……也可以。你有什么忌口吗?能吃辣吗?”

忱琢翻开菜单,修长的手指一行一行划过:“我在这家吃过,大概知道哪些不触雷。”

“能吃辣。不吃香菜。”

姜瑶补充。

忱琢垂着头的时候表情很是认真,棉质的T恤衬得整个人温和无害,就像是一只小绵羊。文文静静的安静时刻,更像一个带着书卷气的学生了。

姜瑶一边喝水一边给温冬茹回消息。

温冬茹:怎么样怎么样?是桃花吗?

姜瑶只回了几个字——

好!看!死!了!

说实话,如果她有温冬茹的莽劲儿,一定会主动跟对方发展发展。想象很美好,现实就是,姜瑶有贼心没贼胆,只能不停喝水掩饰尴尬。

忱琢点餐了。

忱琢替她叫了水。

姜瑶有些心不在焉地捧着水杯,继续默默喝水,工作上的淡定和叱咤风云都被她抛到了一边去。

坐在对面的忱琢看到她这样局促,不禁笑起来。

他笑起来很好看,姜瑶耳尖烧得厉害,身为一个颜狗手控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然后。

忱琢看着她,一眨不眨地道:“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嗯哼。”

姜瑶继续假模假样地喝水,不料对方张口就是一枚重磅炸弹。

“你有男朋友吗?”

“噗……咳咳咳……”

有生之年。

姜瑶竟然差点儿体会到被水呛死的窒息感。

姜瑶以为她听错了。

她狼狈地捂着嘴咳嗽,气管火辣辣的烧灼,比不上她脸颊燃起的绯红色。

罪魁祸首非常贴心地递给她纸巾。

姜瑶:“……”

她有些想不通,忱琢难道是在拿她开玩笑吗?或者是说,因为她深夜买醉,打电话乱说,就认定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见一面就可以随便在一起。

随便约个会。

随便去酒店。

姜瑶摸了摸钱包。很巧合,她还真的带上了身份证……

“咳咳咳。”姜瑶踢飞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用纸巾擦了擦眼角被呛出的泪水,语气略显尴尬,“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她的表情收了收,没有一开始的温柔好接近,刻意摆出几分保持距离的客套。

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谁心里面没谱呢。

如果他以为她姜瑶是这样的人——

姜瑶有一瞬间不禁怀疑,坐在对面的男人只不过是个徒有外表的花花公子。

忱琢双手交握,明明表情很淡定,唯有耳尖的绯红暴露了他的情绪。

他望向姜瑶,目光灼灼,仿佛在努力克制压抑内心汹涌的情绪,目光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忱琢认真说道:“我没有开玩笑。”

“我对你,一见钟情。”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言情》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