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版涑茴的小说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叶飞鸾阅读

完结版涑茴的小说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叶飞鸾阅读

编辑:石竹阅读更新时间:2021-04-09 10:01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叶飞鸾

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叶飞鸾

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平淡的感情,但确让人感动,很好的一篇文章,推荐《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叶飞鸾》这本书。

作者:涑茴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下载阅读 小说详情

爆火言情小说《神医毒妃风华无双叶飞鸾》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涑茴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叶飞鸾姬束,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精彩章节

梅兰妆没料到她竟坦然承认,愣了下,而后满脸戒备的瞪着她。

是你做的对不对?是你害我!你杀了春玉,还不放过我,你这个蛇蝎毒妇。

子佩当即呸一声。

到底是谁换了我们姑娘的汤药欲置她于死地?现在还在这里红口白牙颠倒黑白。怎么,敢做不敢当了?若论厚颜无耻,你梅姑娘认第二,怕是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梅兰妆气得发抖,你这个贱婢

子佩目光轻蔑,人在做天在看,害人不成反遭报应,说的就是你。

子矜也是满脸冷漠,'蛇蝎毒妇四个字我们姑娘可担不起,还是表姑娘自己留着吧。他日到了阎王殿,也不算冤枉。

梅兰妆已经许久没受过这样的羞辱了,她气得想杀人,偏浑身没力气,怒上心头,连连咳嗽起来。新来的丫鬟她用不惯,特意吩咐了在外头伺候。这会儿想下逐客令都没人帮她,瞧着那模样倒是十分可怜。看在主仆三人眼里,却是自作自受。

好半晌,她才缓过来,恨恨看向叶飞鸾。

我现在这个样子,你满意了?

怎么会?叶飞鸾笑意盈盈,表妹如此聪慧,怎会说出这样天真的话来?

梅兰妆咬牙切齿,你还想做什么?

自然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叶飞鸾说得漫不经心,正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表妹现下虽病得重,可还不至于丧命的地步。欠我的也还没还,我怎会罢休呢?

梅兰妆险些吐血,我何时害你?你说话要讲证据,否则便是上了公堂,我也不怕你!

你当然不怕,春玉这个唯一的人证都死了,死无对证,不是么?

叶飞鸾瞥她一眼,没错过她在听到春玉这个名字时眼里闪过的惊恐。

春玉就是你杀的,是你陷害她--

对啊,我陷害她。叶飞鸾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可你为什么不救她呢?祖母那么疼你的,你哭一哭,求一求,没准儿她老人家就动了恻隐之心,留下春玉呢。可你什么都没说,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打死了。

她说得很慢,每个字都如刀一般扎进梅兰妆心上。

她死得好惨,一直在叫,到死都没闭上眼。被抬出去的时候,浑身都被血染透了,地上也到处都是血迹,府里的下人擦了好久呢。听说被冤死的人都死不瞑目,死后怨气不散,还会回来,找她的仇人报仇。

最后一句,轻飘飘的落在梅兰妆耳边,昨夜那一幕幕再次浮现在眼前,她立即惊叫起来。

别说了,别说了,来人,来人--

丫鬟连忙冲进来。

姑娘,怎么了?

她口中问着梅兰妆,眼神却扫过叶飞鸾主仆三人。

梅兰妆缩在床角,满眼血丝又恨又怕,指着叶飞鸾叫道:把她赶出去,她要害我,要害我--

丫鬟上前,大姑娘,我们姑娘病体沉珂,爱说些胡话,恐冲撞了您,不若您先回去吧。等我们姑娘好些了,再登门向您赔罪。

登门就算了。叶飞鸾淡淡道:恐怕你家主子没那个命。

这话就刻薄了。

丫鬟皱眉,大姑娘

叶飞鸾压根儿不想理她,目光扫过四周,落在妆奁和柜子上,从前表妹从我那借了些东西,都是些华贵之物。如今表妹病得这样重,那些东西也用不上,我便带回去了,也省得折了表妹的寿,让祖母心疼。

子佩和子矜立即去翻妆奁和柜子,将那些翡翠玉猫儿眼红宝石金钗和田玉手镯蜀锦等全都拿了出来。

梅兰妆眼看她们这'盗匪之举,气得连连咳嗽,丫鬟忙过来给她拍背,也无暇阻止。

给我放下,那都是我的

她出身小户,一辈子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诓骗了叶飞鸾许多精美首饰和锦缎珠宝。早就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哪里舍得被人'抢走?

你们这两个贱婢,胆敢登门抢劫,我要向姑祖母揭发,把你们都打死,打死

最后一颗硕大夜明珠被子矜搜了出来,梅兰妆如同被扼住了咽喉,登时从床上滚落下来。

还给我--

叶飞鸾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丢开,顺手一耳光将那前来阻拦的丫鬟扇倒在地,蹲在梅兰妆面前,目光前所未有的冷漠。

那都是我娘留给我的嫁妆,何时成了你的东西?表妹虽出身不高,从小也是读书的,学礼知仪,祖母常夸你大家风范,如今怎的学会这些偷鸡摸狗的行径了?

梅兰妆最恨别人提她的出身,这三年在静安侯府里坐享富贵,过足了千金小姐的派头,早忘了父死母亡族亲不容的悲惨境遇。眼下被叶飞鸾一语戳穿,如同老虎被踩中了尾巴,登时目光凶狠。

你才偷,当初要不是你娘悍妒不容人,我娘早就入了侯府。我才应该是侯府嫡女,你一个商贾之女所生,拿什么跟我比?你和你娘一样,都是下贱胚子--

啪--

叶飞鸾一个耳光落在她脸上,力道可比昨天子佩打春玉重多了,梅兰妆左脸立即肿了起来。

她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叶飞鸾,你敢打我?

叶飞鸾直接掐住她脖子,打你又如何?我父亲是静安侯,我哥哥是世子,侯府所有人一生荣华都系在他们身上。信不信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无人能奈我何?到时候,你也不过和春玉一样,被一张破席子裹着扔出去,连棺材坟墓都没有,永远成为孤魂野鬼,无所归依。

那个丫鬟早就吓破了胆,想出去叫人,却被子佩和子矜拦在屋里,进退不得。

梅兰妆呼吸渐渐困难,眼里终于露出恐惧之色。

叶飞鸾是真的敢杀了她。

她害怕了。

放放开我

她一贯柔弱袅娜,端着一副温柔做派,笼络人心。此时披头散发满脸苍白如鬼魅,狼狈得再无一丝美态。

叶飞鸾嫌恶的丢开她,站起来,居高临下道:好好的富贵千金你不做,非要耍心眼儿搅弄风云。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蝇营狗苟,卑劣无耻,扔进臭水沟里也不过一滩污泥,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

梅兰妆刚从鬼门关里逃过一劫,倒在地上捂着脖子用力咳嗽。

叶飞鸾拍拍手,瞥一眼早就吓瘫软的那个丫鬟,道:你方才瞧见了什么?

那丫鬟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颤颤道:奴婢奴婢什么也没看见。

叶飞鸾轻笑,人长了眼睛就是要有所见,你又不瞎,怎么会什么也没看见?

丫鬟快哭了,连连磕头。

大姑娘饶命,大姑娘饶命

叶飞鸾冷眼看着,直到她额头都磕肿了,才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奴婢巧玉。

巧玉。叶飞鸾道:你家主子病得这么重,这两日就别让她见生人了,免得将风寒传给了他人,让府中上下不安。如果老夫人问起来,就说是大夫叮嘱的。

巧玉怕死了,连忙点头,是。

叶飞鸾又看她一眼,你这额头的伤

巧玉脑子转得飞快,表姑娘病中抽搐,神志不清,对奴婢又打又骂,奴婢害怕,自己磕的。

是个聪明的。

刚才叶飞鸾威胁梅兰妆的那番话,就是说给这丫头听的。

这院子里既然闹鬼,大约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让下人们晚上早些休息,免得吓着了。也别来这个屋子,省得惊着了表妹。

是。

表妹既不愿喝药,就别强迫她喝了。

言下之意,便是要梅兰妆自生自灭。

巧玉一个哆嗦,是。

显示全部
不想错过《穿越》更新?安装石竹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